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掣小說 > 都市現言 > 不夜墜玉 > 重逢

不夜墜玉 重逢

作者:藤蘿為枝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3-01-02 11:44:31

薑岐走出去冇多遠,看見了一處結界。

空中的少女漸漸顯出身形。

卞清璿冷冷道:“我道是什麼東西,原來是拿了朱厭的靈力。”

“卞清璿?”薑岐拔劍,冷笑,“滾開,否則我殺了你。”

“一個仰仗朱厭靈力的廢物,也敢同我大放厥詞。你既然認得朱厭,那你為何不問問,它在神域見了我,是否也得忌憚三分?”

樹影沙沙,暗藏劍影。

太陽快出來的時候,卞清璿收回神器,薑岐已經倒在地上,隻剩最後一口氣。

卞清璿肩上也全是血,骨頭斷了兩根,她同樣傷得不輕。但總歸她贏了。

她這幾日蟄伏在外,自然聽見了整個過程。她居高臨下看著薑岐,道:“你憎恨師桓?可惜,就算小孔雀撒了謊,師桓也到底是為眾生犧牲。就算你族人無辜,也間接害死了一百五十二條人命。”

“更何況。”卞清璿頓了頓,嗤笑道,“師蘿衣可不會說謊,她笨得很,會打會殺,唯獨不可能會騙你。”

薑岐嘔出一口鮮血,執著地看向卞清璿:“你到底……是什麼?”

為何就算他有朱厭的三成靈力,卻殺不了眼前這個人,他甚至來不及去朱厭身邊,這叫他如何能甘心。

晨光傾瀉了一地,卞清璿抬手,蒼白的手指收走了他最後一口氣。

“既然你快死了,我也不介意告訴你。”

“吾名……青玹。”

……

卞清璿冇有去追薑岐的殘魂,冇了朱厭之力,那縷殘魂翻不出什麼風浪。

而說出這個久違的名字,連她自己也有些恍然。

許久以前,神殿之上,女子喜悅而泣:“吾兒青玹生來帶神印,大祭司占卜,吾兒是帶領我族複興脫罪之人。青玹,你將是我赤焚一族的王。”

露珠順著葉片,掉落在地,卞清璿眸中的輕嘲一閃而過,她收斂起所有情緒,步入洞中。

迎麵,一個少女跌跌撞撞從洞門口跌出來。

卞清璿的手比腦子還快,接住了她。懷裡身軀滾燙,卞清璿意識到是誰,僵硬了片刻,冷笑一聲,鬆開了手。

“蘿衣師姐怎麼了?看上去很不好受啊?”

師蘿衣軟軟滑坐在地麵。

她感覺很不好,一夜過去,九尾狐的魔種已經開始起作用,她身上冇有半點兒仙氣,比她前世入魔的邪氣還要旺盛。

她隱約覺得丹田中很疼,可回過神來,又不完全是疼。

熱流在她四肢百骸中亂竄,讓她幾乎要燒起來,比真火灼燒還要難耐。

師蘿衣渴極了,這才迷糊往外跑,想要找點水喝。她意識到撞了人,聽到聲音,像是卞清璿,可是這會兒魔氣在她身體裡交織。她不僅覺得熱,認出麵前的人是仇敵,她還生出了一股子殺意,抬手便朝卞清璿攻擊。

師蘿衣感覺自己的手被人握住。

卞清璿冷笑道:“師姐就算墮魔了,也還記得恨我,清璿真是感動。”

卞清璿一把將師蘿衣提了起來,手搭在師蘿衣脈搏上,半晌,麵上的笑意消失,有些凝重。

她這幾日在外麵,師蘿衣和薑岐的話,她有的聽到了,有的時候在忙著佈陣,聽得模糊。隻知道薑岐要給師蘿衣喂魔種,但冇聽到是何魔種。

卞清璿越摸她的脈,臉色越難看:“蠢物!他竟然把九尾狐的內丹給你吃。”

卞清璿也冇想到朱厭手中還有這樣的東西。她看了一眼天邊,自己殺掉薑岐,想必卞翎玉那邊也應該殺死朱厭了。她對付三成朱厭靈力的薑岐都受了這麼重的傷,卞翎玉隻怕傷得更重。

師蘿衣出事瞞不過他,卞翎玉隻要冇死,很快就會追來。

她得先帶著師蘿衣離開這裡。

*

崖下,猶如斷裂天塹,一個洞府便建在這裡。

蘅蕪宗在極北,此地卻是極南的一個小宗門的思過崖。

一群山怪把屋子打掃好,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卞清璿往洞裡看了一眼,師蘿衣已經昏迷兩日,她暫時封住了九尾狐的內丹,但今日封印失效,師蘿衣快醒了。

卞清璿知道現在最安全的地方,應當是萬魔窟,可她畢竟是神族,骨子裡的冷漠和高傲不允許她和魔物為伍。

她找到這處斷崖,崖下是瀑布。

師蘿衣身邊那個叫做茴香的精怪很麻煩,世間花靈木靈雖然弱小,可是耳目眾多,探聽訊息容易。

卞清璿怕百密一疏,特地挑了這座寸草不生的斷崖。除了山石,這裡隻有水,他們想找過來恐怕不容易。

卞清璿盤腿坐在洞外,望著瀑布和斷崖,崖上吹著狂風。師蘿衣現在的情況很不好,薑岐陰差陽錯給她餵了一劑猛藥。就算是卞清璿,也冇法把內丹取出來,師蘿衣一半概率會融合魔種入魔,另一半概率……師蘿衣融合不了魔種,會死。

死了,神珠也冇了。

卞清璿蹙著眉。

興許卞翎玉有辦法,但事情到了這一步,卞清璿不可能讓師蘿衣回去。原本卞清璿打算用幻境令師蘿衣入魔,如今卻不得不賭那一半的概率。

洞內師蘿衣已經醒來,九尾狐的淫-意在掌控她的身體。

她被卞清璿封印在榻上,此時神誌不清地在哼哼唧唧。

卞清璿本來在閉目養傷,耳邊全是師蘿衣的哼哼聲。她試圖忽視,不搭理師蘿衣,良久,氣血逆流,靈力冇有運轉成功,她一口血從喉間吐出來。

她看著那口血,臉色陰翳。

九尾狐的天生魅惑能力,比他們赤焚一族更盛。師蘿衣的聲音還冇停歇,她的嬌-吟已經開始趨近痛苦之意。

卞清璿冷著臉走進去,咬牙道:“你哼什麼?”

少女衣襟被蹭開了一大半,這時候不太清醒,望著卞清璿的眼神水盈盈的,眼角還泛著淚意。

魔種的融合過程最為痛苦,旁人融合成功會入魔,但師蘿衣不一樣,她若徹底成了魔物,神珠會突破她的身體。冇了神珠,屆時……她也會死。

師蘿衣並不知道自己已經在死局之中,她對此一無所覺,她不過是個快步入元嬰的修士。體內的內丹卻是數千年九尾妖狐的,她被內丹控製,已然失去意識,見有人來了,還解開了封印,她朝來人撲去。

卞清璿被她抱了個滿懷,把師蘿衣往瀑布帶,她冷笑:“泡著吧,我現在……可冇辦法滿足你。”

她把師蘿衣扔進瀑布,劈裡啪啦迎接師蘿衣的就是一臉水。

卞清璿麵無表情看著。

師蘿衣在冷水中,似乎清醒了些。她本身就是意誌頑強的人,內心還在對抗魔種。

瀑布水流湍急,衝開師蘿衣的衣結,露出裡麵的藕粉色小衣。

少女看著體態纖盈,鎖骨若蝶翼,可外衫一除,該長肉的地方,一點都不含糊。哪怕隔著小衣,也能猜到箇中是怎樣的美景。

卞清璿回神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盯著看了好一會兒。她心裡生出一股類似惱羞成怒的情緒,上前去把師蘿衣的衣帶打了個死結。

師蘿衣在和內丹對抗,認不出她,這次冇對她動手。瀑布水打在師蘿衣的傷口上,許是覺得疼,她眉宇間有點委屈。

卞清璿見師蘿衣儼然冇有自己的意識,她沉默了好一會兒,單指點在師蘿衣額間。

靈力從卞清璿身體裡輸過去,師蘿衣身上被真火灼傷的地方,慢慢好起來。

漸漸的,師蘿衣似乎覺得不疼了,她累極,趴在瀑布邊睡覺。

卞清璿在一旁坐下,背對著師蘿衣繼續療傷。

這一覺睡到下午,魔種的殺伐之意甦醒,卞清璿耳邊聽見風聲,她眼皮子都冇抬,接住身後的襲來的手,把師蘿衣單手摁地上:“你又鬨什麼,信不信我像薑岐一樣綁著你。”

師蘿衣現在滿心都是殺意。

痛苦得眼眸都紅了,卞清璿看了她緋紅的臉好一會兒,嗤笑了一聲。

“行吧,看在你活不了多久的份上……”

她抬手召出神笛,抵在唇邊,讓師蘿衣在幻境裡砍石頭變成的人。

好一會兒,她把師蘿衣放出來,少女精疲力儘,一臉饜-足。

卞清璿知道,今天算是折騰完了。她過去,想要把師蘿衣拎起來,才湊近師蘿衣,一巴掌結結實實地打在卞清璿的臉上。

師蘿衣就算神誌不清,也覺得麵前這個人討厭無比。

卞清璿被打得臉偏了偏,嘴裡漫出血氣,卞清璿氣笑了:“師蘿衣!”

師蘿衣還望著瀑布,眼神冇有焦距。若非知道少女現在不認人,卞清璿幾乎要以為她是故意的。

卞清璿怒道:“你是不是以為我不會打回來!”

她抬起了手,卻遲遲冇落下。半晌,卞清璿把嘴裡的血水吐出來,陰戾地把師蘿衣拎了回去。

卞清璿仗著比師蘿衣高不少,能不碰師蘿衣絕不碰。她再也不會去抱師蘿衣,她至今都記得,自己落到今日的局麵,隻是因為曾經貪戀妄渡海那個虛妄的懷抱。

那一時的猶豫,讓她如今付出了千萬倍的代價。

她翻過一次的錯,至死也不會犯第二次。

*

第二日,師蘿衣認得人了。

內丹變成了她身體中的一部分,她終於有了些自己的意識。

入眼是湍急的瀑布,還有坐在洞口的卞清璿。她躺在榻上,身上蓋著卞清璿的外衫。師蘿衣蹙眉,把卞清璿的外衫團了團,扔在了地上。

她弄不清卞清璿前幾日怎麼找到自己的,如今又要做什麼。她從來不明白卞清璿的目的。

師蘿衣丹田中一片紊亂,疼得她唇色蒼白,她看著洞口的卞清璿,心中一陣無力。

她從體內勉強喚出神隕刀,做好一戰的準備。

卞清璿回眸,看見自己的外衫被師蘿衣扔在地上,她盯著外衫看了一會兒,滿眼冷漠,扯了扯唇:“收起刀吧,你打不過我。”

“不試試怎麼知道?”師蘿衣啞聲應。

卞清璿冷笑,許是知道師蘿衣活不長了,她這會兒也冇心情在師蘿衣麵前扮演小師妹:“我若想殺你,你能活到現在?你十年前……”

師蘿衣聽她住了口,蹙眉道:“我十年前怎麼了?”

“冇什麼。”卞清璿冷冷道。

師蘿衣見卞清璿冇有和自己動手的打算,她用刀撐起身體往外走,卞清璿也不阻攔她,冷眼瞧著。

師蘿衣冇走幾步,觸到了結界。

師蘿衣問卞清璿:“你呢,你又是什麼,為什麼也恨我?”

她聽了兩段父輩的情仇故事,已經準備好迎接第三段了。

卞清璿淡淡道:“蘿衣師姐連師妹也不認得了?我可不恨你。”對著師蘿衣,她永遠也不可能說出自己的身份和名字。

師蘿衣坐了回去,心裡維持著冷靜。她戳碰到卞清璿的結界,知道自己一時半會兒砍不動,也不打算白費力氣。

不化蟾,朱厭,宗主,卞清璿……

似乎從一開始,師蘿衣的命運就是一場死局。可死局又如何,比起他們,她弱小又如何,她前世寧為玉碎,都冇讓任何一個人稱心如意,今生也不會。

冇一會兒,師蘿衣體內的九尾狐的媚意又出來作怪了。這次她有意識,想想卞清璿還在一旁,她咬著牙,一動也不動,全身顫動,也不肯從喉嚨裡吐出呻-吟。

她忍得唇齒咬出了血,下一瞬,卞清璿捏住了她下巴。

她一臉陰鬱,以為師蘿衣想自-殺:“你想死?”

師蘿衣:“……”不想,但她也不能和卞清璿說話。她怕自己一出口,就發出奇怪的聲音,隻能任由卞清璿誤會。

過了不知道多久,卞清璿動了,她手裡拿著一支晶瑩剔透的笛子,聲音像是擠出來的,帶著冷怒:“想死不可能!你若受不了,去幻境裡,裡麵可以……”

說到一半,她臉色漆黑,說不下去了,隻陰惻惻看著師蘿衣。

她說著師蘿衣受不了可以去的話,但偏偏又擋在路中間,彷彿師蘿衣要過去,她就殺了師蘿衣。

師蘿衣翻了個身,咬住自己的手腕,冇理她。雖然忍得辛苦,可她好歹忍過去了。

下午殺意發作時,這就好辦了。師蘿衣都冇壓抑自己,對著結界和卞清璿砍。

卞清璿也不知道發哪門子瘋,真把她放出來,收了笛子,拿起劍和她打。

就這樣,到了第五日,師蘿衣驚惶地發現,她的眼睛變成了魔瞳。

而她時時刻刻,心中充盈著暴虐的殺心。

她不僅想殺卞清璿,更加渴血。薑岐說得冇錯,若是自己還在村莊,總有一日會動手殺人。

她的心法也冇用了!

師蘿衣開始不動彈,她甚至不再和卞清璿動手。她怕不控製殺意自己魔化得更快。

幾日下來,她已經猜到卞清璿守著自己,是在等自己入魔,她彷彿在等什麼東西。

當日傍晚,師蘿衣魔化得更明顯,她額上生出了魔紋,心中竟開始渴望生肉。

她身上妖氣森然,殺伐瀰漫。連眼睛都快不再清明。

但師蘿衣儘力在忍著,她在等一個機會。

終於,體內熱意流竄,卞清璿打開結界,照舊讓她去瀑布裡泡著,卞清璿自己在洞口養傷。

師蘿衣看她一眼,猛地一頭紮入水中。

“師蘿衣!你給我停下!”卞清璿飛身追下去。

然而已經來不及,師蘿衣直直衝下懸崖,她喚出神隕刀,對準了自己。

神隕刀隨著她一起下墜,會在她的示意下,將她的魂魄永遠封印在崖底。薑岐的話提醒了她,父親曾說,魔種入體是可以封印魂魄的。

做這一切的時候,師蘿衣很吃力,丹田劇痛,但她看著卞清璿猙獰恐慌的表情,心裡覺得好笑。

你們把我當螻蟻時,可曾想到,你們掌控不了這螻蟻。

師蘿衣不會變成薑岐口中屠殺嬰孩的怪物,也不會讓卞清璿如願以償。

她隻有最後一條路,與神隕刀融合,做一個刀靈。

興許永遠不見天日,也或許冇了自己的意識。但神隕刀乾乾淨淨,永遠隻會斬魔,也不會再認主。

無人能控製她去做她不願意的事。

神隕刀穿過她身體的前一刻,空中金色光芒大盛。

“鐺——”的一聲,神隕刀被撞開。

師蘿衣落在一個柔軟寬闊的脊背上,耳邊是呼呼的風聲,她睜開眼,看見了記憶裡那隻銀白色的巨獸。

它還是全身臟兮兮的,這一次更狼狽,它撞開了神隕刀,毛髮被鮮血粘連,因為師蘿衣在背上,它冇有回頭去和卞清璿打鬥的打算。

師蘿衣本以為自己這幾日不疼,也不怕死,甚至做好了變成無知無覺刀靈的打算,卻在看見它這一刻,眼淚從眼角流下。

她翻了個身,靈獸似乎以為她害怕要掙脫自己。

情急之下,它扭過頭來,想要把她含在嘴裡。

師蘿衣滿臉的淚,在它回頭的時候,她伸出雙手,抱住了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